里次不次小圆

不给里次 小圆是我的

绝对占有 05-06

05



镜子里反射出休息室顶灯耀眼的光,晕开之后让人有些烦躁,轻飘飘的捉不住任何思绪。



“今天是几号?”

吴亦凡突然问。



化妆师用小刷子轻轻扫过他的脸,随口答道:“2月1号。”


看到他又陷入刚才冷漠沉静的思索神情,一旁的Julie朗声道:“不用算了。第九天。”


吴亦凡的脊背突然挺得笔直僵硬,余光里她满不在乎的旋开了口红,对着镜子熟练的补妆,“你最近每天都会问日期,不傻的话都能发现。”



“是吗……我不知道……”强行堆出笑容中途失败,看起来苦涩而狼狈。





一直以来,我应该都不是你理想中的恋人吧。


或者说难听点,我们其实不算是恋人。


我们彼此欺骗,彼此怀疑,彼此沉默着在黑暗里索取,彼此自欺欺人着取暖。




那这份礼物对你来说,会是惊喜还是负担呢。








小朋友看到自己时怔了一下,直到走近还是懵懵的。


吴亦凡忍不住揉了揉他柔软的头发,“睡醒了没?没睡醒我就偷小孩了。”


王源却突然抱紧了他,拼命把头埋在他单薄的外套里,仿佛用出了吃奶的力气,整个人都颤抖着,像是无论怎样都不打算放开了一样。



“又怎么啦?……小源源是不是又被任姐姐批评了啊?没事没事,今天给你讲个故事……”他微微勾起嘴角,轻轻拍着怀里少年的背,温柔的抚慰着。





“哥哥,我先讲一个故事吧。”王源推开他一点,揉了揉红红的小兔子似的眼睛。


“从前,有一个男孩子。


他啊,其实根本没有别人以为的那么天真可爱乖巧,满肚子的小聪明,倔强又自负,还特别自以为是。



他觉得生活太无聊了,所以和一个人玩起了打发时间的游戏。



他知道对方根本就不认真,他知道对方的玫瑰园里有五千朵玫瑰,他知道他可能只是渺小的其中之一,这个星球里没有独一无二,这是一个不可能赢的游戏。



他对自己发誓要在完全输掉之前跳出去。”



吴亦凡还维持着风度很好的微笑,试图去再摸摸他的头,却被闪身躲开了。



“……所以就这样吧,这个游戏应该结束了。


我没输,你也可以自由了。”




王源倔强的看向他,又圆又大的杏仁眼永远湿润清亮,无辜又冷淡,如果不是眼角还微微泛红的话。



他在沉默中开口,笑容,声线,神情都平淡如常。


“好。 ”


















“哎哟喂我的太子爷您终于开机了,在哪儿待着呢?如果您有时间看一下微博热搜,哦我忘了百度首页都有,不管您打开什么看到的第一个都是您。”



“不说话是吧?您这两天干嘛去了?您之前老相好那个锥子脸爆料给营销号了……队友粉都乐疯了打算鸣八十八响礼炮庆祝呢。”



“……队友本人可能早就鸣过了,正用小号使劲哈哈哈哈哈呢。”



“……您怎么突然想起来得罪那位姑奶奶呢?不是一直都让你哄着敬着别得罪了吗?百八十年前的照片都能翻出来真是难为她了……”



“……这事儿真是,看热闹不嫌事大,平时有仇没怨的都来插一脚了……快点回公司吧就等你一个人了……”


吴亦凡安静的听着,抬头看到那个窗户的灯已经熄了。



“……好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

“这次的合作真的很难得,源儿啊你要是扔了这次机会,下次写歌又要等明年的档期了……”


新来的顾姐姐难得碎碎念,王源也就随她去了,胡乱答应的点点头,百无聊赖的看着窗外。


看着他突然停顿聚焦的视线,顾谷解释道:“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这是挺早期的别墅群了,按说早就应该拆完的,这一栋户主不知道是傻还是怎么,硬是不让拆,上过几次新闻了……”


王源忽然开口:“开门。”


顾谷怔了怔,慌忙解锁,看他一言不发的开门下车往回走。


“源哥我们约的八点谈合作---”


“不写了。”









王源在门前站定,胡乱抹掉脸上的雨水,在钱包的夹层里找到多年没再碰过,连看都不愿再看却鬼使神差没有扔掉的钥匙。




锁眼传来的啪嗒声音,都像来自上个世纪那么久了。




一切看起来都好像没变过,摆设都和离开时一样,亲切沉默的让人想落泪。



卧室的床单还是雪白,落地灯忘记关,灯光已经微弱飘摇了。


床头放着一本书,王源走进拿起才发现是烹饪大全,折起的那页已经磨损泛黄,他不忍细看,但分明看清了“拔丝地瓜”几个字。



有什么东西从书页里掉出,王源颤巍巍的去捡,是在五线谱上随意撕下的片段,齿牙参差着,胡乱翻过来,是他随意的字:





想在下雨的天气里


弄脏你


里外都是泥泞


眼神清澈的吻你






雨已经停了。



玻璃上凝起一层水汽,有小水珠蜿蜒而下,刚好能让人看清窗外的萧瑟。





大概要入冬了。





END



绝对占有 03-04

03

聊天界面里只有孤零零的绿色对话框。

【收到了。】

时间06日下午8:27。

语气很性冷淡,再加上两人从上次之后再没有联系过,也怪不得小朋友没回。

吴亦凡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按下了发送:【宝宝生日快乐。】

没想到王源竟然很快回了:【你不是发过了吗】

【那不是我,是Julie姐姐*发的。 】

“对方正在输入中”闪烁了几次,对话框里跳出来了一句:

【那天那条也不是我发的。是任姐姐觉得有必要营业一下。】

吴亦凡笑得无奈。

大致能想像到小朋友发生日祝福时是什么情况。犹犹豫豫下定了决心,斟酌再三用了最中规中矩的用词,可是结尾处三个叠用的蛋糕不小心暴露了努力掩藏的稚气。

但谁又能真正做到坦荡呢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跨年晚会上,吴亦凡躲开了众人的视线,在黑暗的角落里揽住他。

“嘟嘟想你了。”怀里的少年纤瘦的身体裹在宽大的运动外套里,隔着布料也能感受到彼此的温热,吴亦凡在他颈脖里磨蹭,呼吸着他身上牛奶和柚子洗衣粉的味道,越来越不想放开了。

王源不着痕迹的用手肘推开他,望了望四周寻找摄像机,“帮他找个小母狗,玩具也行。”顿了顿又张口,抱怨的语气难免带了孩子气,“哪怕是有一只拖鞋他都不会想起来我。”

“那我呢。”吴亦凡语气慵懒又漫不经心,话里带着戏谑,本也没有打算听到他说什么好听的。

“你,”他回过头来,眼睛又大又圆,嘴角却带出一个轻佻的笑,“和嘟嘟有区别吗?”











深夜里。

酒店昏黄的灯光和凌乱的床单。

雪白的肌肤和暗色床单形成了绝对的视觉冲击,任谁都无法保存理智和冷静。

王源保持着脖子仰起的姿势,忽然笑了,声线低低的,“兽在幽暗的岩洞里的一线黄泉就饮...*”

吴亦凡怔了一下,毫不留情的加快了攻势。






但是我明白。

当我以这段故事里的感情自比时,我就已经承认我输了。

王源神智恍惚时想。





04

最近好像常常下雨。

吴亦凡蹙起眉头,扯掉耳机百无聊赖的看着窗外。

雨水冲刷着,模糊着一切。在玻璃窗里看来,马路像是被加了一个高饱和的滤镜,宁静而沉默,可以入画的漂亮。

目光突然被一个白色的身影牵绊住,吴亦凡沉声叮嘱回家里。

不等Julie诘问,他揉了揉眉心,一副不打算细谈的样子,“耽误的时间用假期补上。”


王源在门外站定,翻来覆去没找到钥匙,这才想起自己没有养成带钥匙出来的习惯。面无表情的揉了揉眼睛,转过身,刚好对上吴亦凡的目光。

“嘟嘟的罐头应该吃完了吧……”王源脸涨红了,眼眸无辜漂亮。

他不擅长撒谎。
吴亦凡知道。

他每次撒谎都会不自觉的脸红。

“昨天刚好吃完了,我今天打算去买来着。”吴亦凡微微笑着,在水汽氤氲里有几分温和。

所以他也不拆穿,陪他一起演下去。

“那你干嘛还要回来啊。”

“......我忘了问嘟嘟想吃什么味儿的。”









街道上人群熙熙攘攘,伞也是五颜六色的,雨声冲淡了嘈杂的声音,王源微微抬头瞥一眼吴亦凡的侧脸,又很快垂眸。

每一个伞下,都是一个小小的安静宇宙。

“很久没有这样过了......”王源把手伸出伞外去接雨水,手腕单薄而倔强。“平时其实也不会怀念。”

“怕被怀念的东西淹没吧。”吴亦凡语气清淡,握住他纤细手腕拽回,紧紧握在手里摩挲着。



买了罐头之后,两人都没有立刻离开的意思,在生鲜区瞎逛着。

“我之前有一次社会实践课,老师让我们烤地瓜来着。”

王源目光掠过堆积的地瓜,笑着抬头看向他,“我的那只地瓜特别大,下课都没烤熟,所以带到下一节实验课用酒精灯继续烤,然后被老师提问了。”

“提问了什么啊?”

王源鼓了鼓小脸,有点沮丧,“王源,你来说一下二氧化硫是什么气味。”

“然后?”

“我脑子一抽回答了烤地瓜味儿。”

“......同情你。”

“还成吧,就是被嘲笑了一学期,”王源微眯起眼睛,嘴角上翘,“不过我现在突然有点想吃爷爷做的拔丝地瓜了。”

吴亦凡也微微笑了点,神情里带了点了然。



暮色降临之后,雨滴便成了银色的线,闪烁在黑色里,消失的极快,狡黠又漂亮。

吴亦凡苦笑了声,诧异于自己对于一切的形容都在向王源靠近。

实在有些不妙。

“我走了。”王源极缓的眨着眼睛,咬了咬唇,目光闷闷的,却又很清澈,像泉间的小鹿。

“再见。”吴亦凡很快的接上,不给他用这句再磨蹭一会儿的机会,正欲关上车门又堪堪止住,望向里面傻傻抬头的小朋友,“晚安,我是说--回去早点休息。”

他站在原地,目送保姆车远去,最后像雨滴一样,闪烁几次,消失在黑夜里。

TBC

瞎几把写的有点仓促_(:_」∠)_

下一章完结!(///▽///)

注:*1 : 没考证,假装这是吴亦凡经纪人的名字吧ಥ_ಥ

*2 :出自张爱玲《小团圆》,有时间可以看一下便于理解小圆对吴亦凡哥哥的感情_(:_」∠)_

绝对占有 02

王源别开眼一言不发,睫毛微微颤动着,头发在浴室暖黄色顶灯的光映衬下呈现出温柔绵软的质感,让人不知不觉的心软了。

吴亦凡和他对峙了一会,忽然冷笑一声,俯身粗暴的剥除他身上早已湿透的t恤。

王源屈辱的咬唇,拼尽全力推拒着,由于体力悬殊过大不战而败,眼睁睁看着他把t恤扔到地板上,炽热目光在自己身上梭巡。

王源皮肤本就白的惹眼,在浴室的暖光和雾气下更是平添旖旎。

吴亦凡居高临下的俯视他,目光描摹过他无辜冷淡的眼睛,精致的下颚线,嘴唇在白皙肌肤映衬下愈发惹眼的红。

而最终,滞留在锁骨上扎眼的红痕上。

他伸出手触碰那处痕迹,还稍微有些肿,一碰就能清晰的感受到这身体主人的恐惧和颤栗。

吴亦凡轻蔑的笑了笑,“不说算了。”

他俯身在他耳边厮磨,挑着嘴角低声说,“但是下一次,我会把你关在家里做到你什么通告都去不了。”

不顾他羔羊一样的沉默,吴亦凡俯身狠狠咬上他的双唇撬开牙关深入他湿热的口腔放肆,一只手紧紧控住他后脑勺加深这令人窒息的深吻。

他不经意抬眼看到王源并没有像平时那样乖巧的闭眼,杏眼微微睁大,湿润透亮,让他突然想起第一次相见的下午,王源同样的眼神所传达的信赖和柔软,以及那一句清亮的“亦凡哥哥”。

晃神之间不知道谁咬破了谁的嘴角,血腥味在口腔里肆虐蔓延开来,吴亦凡退开几步,动作轻柔抹掉他殷红嘴唇上的血迹,甚至不能再看一眼他的眼睛,摇摇晃晃退了出去关上门。

门里门外是两个世界。

两个世界都那么寂静。





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还记得第一次接吻时的样子。

夏天的午后,空气里蝉鸣声混着西瓜的香气扩散,任谁都会轻易躁动。

拍戏时吴亦凡常常带着王源在旁边练习,在他终于过了之后欣慰的勾起嘴角笑。

“我是不是快要杀青了啊。”休息时王源用力吸一口柠檬茶,腮帮子鼓鼓的,说的明明应该是个疑问句,却用了肯定语气。

他眼睛极快的瞟自己一下又转移视线,长长的睫毛轻轻颤着,吴亦凡愣神片刻,想到如果把手捂在他的眼睛上,会不会因为被睫毛搔刮到而觉得痒。

立竿见影的痒了起来。

心痒。

“应该是吧。”

小朋友于是把柠檬茶吸的哗啦作响,很遗憾一样的长呼出一口气,向后靠在椅背上,闭上眼睛。

盛夏的阳光太过强烈,尽管闭上眼睛还是能感觉到炙热。

王源不安分的转了转头,一瞬间眼前的燥热却被让人安心的黑暗代替。

是吴亦凡的手掌覆了下来。

小朋友表面上不动声色,睫毛却颤抖得厉害,像一把小刷子挠在掌心。

真痒。

吴亦凡微微笑着,俯下身吻了上去。

只是蜻蜓点水的一下,却足够让他唇瓣的柔软从此烙印进每一个夜深时的梦里。

记忆里最难褪色的是,他顷刻红透了的耳尖儿,和自己僵硬却不敢移开的潮湿的手心。

蝉鸣也像是被按下了静音。

TBC

01有轻微改动,几个字。
最好再看一次,因为是一个 呃 其实也没有怎么重要的伏笔_(:_」∠)_

绝对占有 01

凡源

#无关真人

天气预报里的雨最后还是下了。

时至秋天的末尾,淅淅沥沥的带着萧瑟。

吴亦凡开门的瞬间被甜腻浓郁的奶香味熏得喘不过气,抬头看了看门牌号,11号,是自己家没错啊。

得。小东西今天又作天作地了。

客厅只开了壁灯,吴亦凡花了几秒刚刚适应昏暗的环境,目光就黏在沙发上的小家伙再也移不开。

王源穿着自己的t恤漫不经心的吃着冰淇淋,领口松松垮垮露出白嫩的脖颈,锁骨线条诱人,比冰淇淋更加可口。

“把厨房炸了?”吴亦凡蹙起眉头,一边扯领带一边靠近,看到他缓缓翻过身,t恤宽大的下摆随动作耸上去又翻下来,堪堪遮住腿根,又白又细的腿在昏黄里晃荡着,引人犯罪。

王源探出鲜红的舌尖灵活的卷入一点香草冰淇淋,好半天才闷闷答道:“做蛋糕来着……”

吴亦凡紧紧盯着他形状美好的索吻唇,视线太过炙热,王源有些察觉了,垂下眼打算专注冰淇淋,听到他凑在耳边带着气音的话:“不穿裤子做蛋糕吗?”

王源睁圆了眼睛,慌乱转过头,耳朵羞成了粉色,“做蛋糕弄脏才脱掉的!”

吴亦凡的手从衣摆钻进去,反复摩挲他细腻柔软的腰,低下头咬住他小小的红的滴血的耳垂,模糊不清的说,“宝宝,我现在想弄脏你。”






王源的推拒在吴亦凡的眼里像是一种邀请,最后还是捉着小朋友纤细的手腕咬下一口冰淇淋,抬起他的下巴吻他。

吴亦凡温热而粗暴的侵略着他口腔内的每一寸,纠缠着他湿软的舌头,甜腻的香草牛奶在唇舌间融化,最后有一部分不受控制的从唇角流下,空气也越来越旖旎。

王源手里的冰淇淋没人吃孤零零的融化了,顺着甜筒流到白皙的手腕上,黏黏的浓稠着,看起来分外色/气。

王源嘤咛一声,推开了他。大而圆的眼睛看了看自己的手臂,有些嫌弃。

吴亦凡笑着吻上他细腻柔滑的手腕,慢慢舔吻/吮/吸,感受到他的肌肤在自己的触碰下颤栗着,带着怯懦和羞耻。

“不逗你了,去洗澡。”吴亦凡捧起他的脸又吻了一下,托住他的小屁/股起身,朝浴室走去。

王源揽着他的脖子,身体软软的挂在他身上,睫毛微微颤动着,顺从的依在他胸口听了一路他杂乱有力的心跳。

把他放到浴缸里调节好水温,吴亦凡转过身要帮他脱掉打湿了一大半接近透明的t恤,王源微微颤了一下,瞳孔瞬间放大,低下头声音软糯糯的,“我自己就可以,你去点外卖,我饿了。”

吴亦凡沉默了片刻后,忽然用花洒将他全部打湿,眼神晦暗不明:“谁来过了?”

王源呛到了水,咳嗽起来,小脸绯红,眼睛里蒙了一层水汽,眼眶也红了,看起来可怜兮兮的,“没……没有……”

“你不擅长撒谎你应该知道的。”他嘴角勾起温和的微笑,眼睛深处却有极冰,“王俊凯,还是刘志宏?”

Tbc

大噶记得看王牌( ´ ▽ ` )ノ

关爱小源健康成长群

王源 邀请 郑恺 加入该群。

邓超:【新人这里没人欢迎你,请退群.jpg 】

贾乃亮:【新人这里没人欢迎你,请退群.jpg 】

严屹宽:【新人这里没人欢迎你,请退群.jpg 】

郑恺:……

郑恺:【韩红听了都想打人.jpg 】

韩红:???

郑恺:??????????

郑恺:卧槽小源你的群里什么大咖都有!

郑恺:那我是不是只能用自己的表情包了【强颜欢笑.jpg 】

王源:【新人这里没人欢迎你,请退群.jpg 】

王源:just跟风!顺便郑恺哥哥请发红包!

邓超:小源你反射弧咋这长。

郑恺:【郑恺听了都想流泪.jpg 】

郑恺发了红包【祝大家鸡年大吉吧】

王源领取了郑恺的红包

王祖蓝领取了郑恺的红包

严屹宽领取了郑恺的红包

邓超领取了郑恺的红包

郑恺的红包3秒被领完,王祖蓝是运气王。

邓超:说鸡不说吧,文明你我他。

王祖蓝发了红包【说鸡就说吧,文明去他妈。】

王祖蓝领取了王祖蓝的红包

郭敬明领取了王祖蓝的红包

潘长江领取了王祖蓝的红包

邓超领取了王祖蓝的红包

郑恺领取了王祖蓝的红包

郑恺:这个群真是!藏龙卧虎啊!

王源:实力错过红包!╭(°A°`)╮说好的关爱小圆成长呢!

郭敬明发了红包【要关爱小圆健康成长】

王源领取了郭敬明的红包

王源:感动!谢谢郭导!【么么么么么么哒.jpg 】

邓超:你怎么也用自己表情包【捂心口倒地.jpg】

吴亦凡:【似乎达成了某种共识.jpg 】

郑恺:捂心口+1

郑恺:对了小圆你卖表情包吗!

郑恺:一起暴富!

王源:卖表情包太麻烦啦,我直接卖微信号!五十块钱一个!

郭敬明:其实由其他人收费,小圆提成一半。

陈学冬:然后他给的是个小号,偶尔发朋友圈,安抚那些花了钱的人。

吴亦凡:但是他的小号更新频率竟然这样也比大号高。【笑不出来.jpg 】

王源发了一个红包【暴富比较重要!!!】

吴亦凡领取了王源的红包。

王祖蓝领取了王源的红包。

韩红领取了王源的红包。

潘长江领取了王源的红包。

郭敬明领取了王源的红包。

王源:祝大家鸡年大吉(///▽///)!

王源:没有吧!不许你们接!

陈伟霆发了红包【那你很棒棒】

王源:【来自苍白少年的凝视.jpg 】

王源领取了陈伟霆的红包。

王源:剩下的没有领到红包的哥哥姐姐们!

王源:请给我发红包ヽ( ´ ▽ ` )ノ

邓超:【熬夜的凝视.jpg】

邓超发了红包【小圆新年努力工作好好赚钱】

郭敬明发了红包【继续努力,等着给你升片酬】

陈学冬发了红包【发大财,不用卖微信号】

吴亦凡发了红包【努力不用发广告】

陈伟霆发了红包【学会自拍的正确方式】

王祖蓝发了红包【钻研属于自己的幽默风格】

林俊杰发了红包【好好写歌 一起加油】

范冰冰发了红包【保持天真 慢点长大也没关系】

姜宏波发了红包【宝贝 新年快乐 一直快乐】

王源:谢谢大家!所有人都新年快乐!♪( ´▽`)

收到王小源的云祝福了吗?